集團公告

熱烈祝賀:全國勞模、集團公司董事長馬品德當選中國絲綢協會副會長!<更多>

集團體系
銷售平臺
行業動態

工業互聯網平臺謀局2018,自主品牌迎來機遇

文章來源:本站  發布時間:03-10 15:07:11  瀏覽次數:398

 

    近年來,智能制造作為關鍵詞一直熱度不減。德國工業4.0戰略、美國制造業再回歸和中國制造2025計劃,先后登場。尤其是這兩年,對智能制造核心的CPS架構和工業互聯網平臺的爭奪逐漸白熱化,德國西門子MindSphere平臺、GE公司Predix平臺都是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代表。各國政府及跨國公司正在利用工業互聯網平臺整合行業數據和資源,集聚上下游產業鏈企業,構建基于平臺的制造業新生態,搶占智能制造時代的產業主導權。

    面對國外制造業巨頭咄咄逼人的氣勢,我國雖然制定了制造業2025計劃,但是在很多方面仍和國外存在差距,迫切需要加強在人工智能、工業大數據特別是工業互聯網方面的戰略布局和政策支持。2017年10月3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促進實體經濟振興、加快轉型升級。會議指出,要加快建設和發展工業互聯網,促進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意見的出臺首次將發展工業互聯網納入國家戰略性計劃。

    2017年底,全國工業和信息化會議提出了2018年將全面“深入實施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戰略”。工信部在2018年1月先后與上海市、浙江省簽署推進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的合作協議,推動了部、省聯合推動發力工業互聯網創新的工作機制。可以認為,雖然西門子、GE等跨國巨頭們已經利用工業互聯網平臺進入中國市場,但是在政策、市場的影響下,2018年中國自主品牌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將迎來更大的發展機會。

“互聯網+先進制造業”吹響號角

    工業互聯網是連接工業全系統、全產業鏈、全價值鏈,支撐工業智能化發展的關鍵基礎設施,是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所形成的新興業態與應用模式,同時也是互聯網從消費領域向生產領域、從虛擬經濟向實體經濟拓展的核心載體。

    實際上,從2016年開始中國自主品牌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就不斷涌現。海爾集團基于自身家電制造經驗和八大互聯工廠實踐,于2016年對外發布了COSMOPLAT平臺,并與國內多個研究院所和企業結成智能制造開放聯盟。

    2017年6月15日,中國航天科工集團面向全球發布了中國首個工業互聯網云平臺INDICS,此外,國內大型設備制造企業三一重工旗下負責技術的樹根互聯公司,歷時8年投入10多億元打造了工業互聯網“根云”平臺,目前也正一步一步開放出來給制造業使用。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旗下企業發布的各類工業互聯網平臺已達30多個,包括阿里云、索為等企業發布的各類平臺。目前這些平臺已經成為中國制造業進軍智能制造,深化互聯網、加速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的排頭兵。

    按照《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制定的目標,到2025年,我國基本形成具備國際競爭力的基礎設施和產業體系;到2035年,建成國際領先的工業互聯網網絡基礎設施和平臺,形成國際先進的技術與產業體系,工業互聯網全面深度應用并在優勢行業形成創新引領能力,安全保障能力全面提升,重點領域實現國際領先;到本世紀中葉,工業互聯網網絡基礎設施全面支撐經濟社會發展,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能力、技術產業體系以及融合應用等全面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綜合實力進入世界前列。

   具體到2018年,工信部將實施工業互聯網三年行動計劃,啟動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一期工程,開展網絡化改造、平臺體系、安全體系、IPv6等集成創新應用。打造安全可控的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體系、培育5家左右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臺、開展百萬企業“上云”行動,培育一批工業APP、實施互聯網安全防護提升工程。

    創新重點:解決方案、應用及安全體系

   按照2018年全國工業和信息化會議提出的打造網絡強國和制造強國的目標,中國制造業在發展路徑上將遵循從數字化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的模式,目前中國制造企業大部分還處于從數字化向數字化、網絡化發展的階段,智能制造只在一小部分企業得以實現。如何實現制造業的智能化,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作用舉足輕重。

    根據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發布的“國內外工業互聯網平臺對比分析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在設備數字化、網絡化方面與美德差距較大。2017年我國企業設備數字化率為44.8%、數字化設備聯網率為39.0%,尤其是中小企業基礎薄弱,設備改造和數據采集難度較大。在工業互聯網PaaS平臺領域,美國底層技術具有絕對優勢,全球各國工業互聯網平臺PaaS核心架構幾乎均采用美國的CloudFoundry和Docker等開源技術,美德具備將核心經驗知識固化封裝為模塊化的微服務組件和工具開發能力,但中國工業PaaS剛剛起步,處于探索階段。

    近日,中國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秘書長余曉輝指出,我國在高端裝備、自動化、工業軟件、工業網絡等領域與國外存在較大差距,工業互聯網發展所需的產業基礎尚不完備,在工業人工智能等新領域的布局也需要進一步加快。未來需要從工業互聯網技術解決方案的供給側與工業互聯網的應用側同時發力,相互促進帶動,實現我國工業互聯網的快速發展。

    目前,我國工業互聯網已經開始深入鋼鐵、輕工、高端裝備、工程機械制造行業的內部,逐漸形成了面向企業內部生產率的提升、外部價值鏈延伸和生態平臺運營等三大應用路徑。以平臺運營為例,在這一領域,全球探索的時間不是很長,但GE、西門子等龍頭企業已經發展出自己的平臺。相較國外強于智能工廠與平臺的構建,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路徑則孕育了眾多商業模式的創新,具有多元化的特色。

    具體來說,我國工業互聯網多元化的應用探索體現在垂直行業場景和路徑的差異化發展,比如輕工行業當前聚焦于個性化定制與供應鏈集成,鋼鐵行業則更側重在產業鏈協同與智能生產管控一體化。與此同時,在產業互聯網領域,像能源與公共事業、基礎共性技術、醫療等方面也有一些實踐。案例涵蓋了智能化生產、個性化定制、服務化延伸、工業互聯網平臺、生產過程監控與優化等多個領域。

    工業互聯網包括網絡、平臺、安全三大功能體系,其中網絡體系是基礎,平臺體系是核心,安全體系是保障。隨著新一代網絡技術的發展,安全的問題同樣也困擾著工業互聯網平臺。工業互聯網的安全相比于傳統的互聯網安全和工控安全,其范圍、復雜性、風險度和安全帶來的影響要遠大得多,而其中的數據安全、平臺安全等問題也更突出。我國處于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初期,很多工業企業還沒有意識到安全部署的必要性與緊迫性,安全防控與管理工作亟待加強。

    根據《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規劃,在安全保障方面,將著力提升安全防護能力、建立數據安全保護體系、推動安全技術手段建設,全面強化工業互聯網安全保障能力。未來,圍繞工業互聯網設備安全、控制安全、網絡安全、平臺安全和數據安全,提升安全防護能力、建立數據安全保護體系和推動安全技術手段建設,將是工業互聯網發展的重要課題。

    信息來源:中家紡

奥林帕斯投注